当前位置: 首页>活动资讯>活动动态> 阅读正文

朗诵演讲的重要基础:有声语言表达训练

朗诵和演讲都是主要依靠有声语言的形式来传递内容。因此,在专门介绍朗诵和演讲的具体技巧之前,有必要首先普及有声语言表达的相关知识。

也就是说,在进行朗诵和演讲训练之前,有必要先学习有声语言表达的知识。这些知识,主要来自中国播音学。学习有声语言表达,能够帮助我们习得科学发声方法,提升普通话语音面貌,提高文本阅读理解能力。这些都是支撑朗诵和演讲成功的重要基础。

一、呼吸:练声先练气

人们常常有一个误区,以为有声语言训练的起点是发音。其实不然,有声语言训练的第一步,不是发音,而是练气,所谓“气动则声发”。首先,人类的言语发声活动,“在其过程中,制声、共鸣、构字都离不开气息”;其次,发声时使用正确的呼吸方法能有效避免声带损伤;第三,“中气十足”的发声更为一个人的有声语言表达(如朗诵表演、演讲表达)增添魅力。

据文献介绍,世界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帕瓦罗蒂曾经长期困惑于科学发声的问题,后来竟“从婴儿的哭声中得到启发,尝试学习婴儿的发声功夫”,并获得科学发声方法。我们都知道,刚出生的婴儿,其发音器官尚未完全发育,但他们却具有较强的哭的“能力”。现代医学研究也证明,刚出生的婴儿由于肺内气压与外界气压存在差异,其呼吸状态形成啼哭。这就说明婴儿的发声,并不完全靠嗓子,更靠呼吸。

所以,科学发声必须借助呼吸,运用“胸腹联合式呼吸”方法。“胸式呼吸”属于浅呼吸,发声时如果单纯使用胸式呼吸,容易造成胸闷气短、喉部紧张和声音僵化等问题,是艺术语言发声忌讳采用的呼吸方式。“腹式呼吸”属于深呼吸,与胸式呼吸相比,它具有吸气量较大和音色深沉的优点,但也容易造成沉闷、浑浊的音色,所以也不能成为艺术语言发声的主要方式。只有训练和养成胸腹联合式呼吸方法,我们在有声语言表达中才能形成“稳劲、持久、自如”的气息,让声音既“有底气”,又“善变化”。经常做深呼吸训练以及腹部肌肉练习(如仰卧起坐),增强腹部肌肉的力度,有利于运用胸腹联合式呼吸方法和科学发声习惯的养成。

二、语音面貌:信息传递的基本条件

“语音面貌”又称为语言面貌,是指普通话表达的能力和所能达到的规范程度。它是普通话水平测试(PSC)考查的重点。一口标准、流利的普通话,是我们进行朗诵和演讲的语音基础。一个人语音面貌的好坏,直接影响其进行有声语言表达的信息传递。发音模糊、吐字不清的朗诵或演讲,必然影响受众对内容信息的接受和对语言艺术的审美。

受方言习惯的影响,朗诵和演讲中常见的语音问题包括平翘舌音不分、前后鼻音不分、边鼻音不分等。解决这些问题,需要进行发音辨正,强化辨音对比练习。

例如:

z、c、s和zh、ch、sh的辨正:尊重、著作、残春、陈词、琐事、哨所;

n和l的辨正:逆流、努力、女郎、流年、冷暖、遛鸟;

an、en、in和ang、eng、ing的辨正:烂漫—浪漫、申明—声明、亲生—轻生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人们在j、q、x发音时出现“尖音”,是一种常见语音缺陷,即“把舌面前音j、q、x,读得接近z、c、s”。j、q、x属于舌面音,是“舌面前部与硬腭前部接触或接近构成阻碍”的发音。我们避免将其发成尖音,发音时就要避免舌尖与上齿背接触或接近。

除了声母、韵母、声调的问题,我们还要注意“语流音变”的问题,其中最容易忽略的要数“词的轻重格式”。在普通话中,“由于词义或情感表达的需要,一个词中的各个音节有着约定俗成的轻重强弱的差别,称为词的轻重格式”。关于这一点,人们最熟悉的是“轻声”,即“重·轻”格式。以双音节词的轻重格式为例,除了“重·轻”格式(轻声)以外,还有“中·重”格式和“重·中”格式。长而强的音节称为“重”,短而弱的音节称为“轻”,介于二者之间的音节称为“中”。

例如:

“重·轻”格式的词语:朋友、我们、桌子;

“中·重”格式的词语:轨道、电话、习惯;

“重·中”格式的词语:变化、脉络、浪漫。

以《中国梦》(节选)一诗为例,我们在朗诵时应该注意和区别“风驰”“高铁”“时间”“赛跑”“飞天”“神舟”“太空”“弧形”“轨道”“入海”“蛟龙”“科学”“奥妙”等词语的轻重格式(以下诗句中示例的双音节词语,带着重号的字为“重”格式,另一字为“中”格式)。

在普通话语音当中,大部分的双音节词汇属于“中·重”格式。而在我国南方地区,人们受方言的影响,往往将大部分双音节词读成相反的“重·中”格式。我们听有的人说普通话,其声母、韵母、声调都准确,但听起来总觉得“差点味儿”,不够正宗,原因很可能就是词的轻重格式掌握不当。

三、内部技巧:情景再现是最重要依据

有声语言表达的核心技巧,包括“内部技巧”和“外部技巧”两个大类。有声语言表达技巧的运用,必须遵循一个基本原则,那就是:外部技巧的使用必须有内部技巧的依据,即“内部技巧决定外部技巧”。

三大内部技巧包括:情景再现、内在语和对象感。其中,情景再现方法的运用最为常见,最为重要,最为基础,这里对其进行介绍。

所谓“情景再现”,是指在有声语言表达之前,运用联想和想象,在头脑中艺术化地再现将要表达内容中的场景或形象,并深入体会内容蕴含情感的一种准备过程。我们仅仅通过定义来理解情景再现,有一定困难。下面,我们借助邓玉华演唱歌曲《映山红》的例子,来体会什么是情景再现,以及如何进行情景再现。

我们熟悉的歌曲《映山红》,是电影《闪闪的红星》中的插曲,由邓玉华演唱。据媒体介绍,当年邓玉华练唱《映山红》时,下了很大的功夫,做了很多功课。她最开始唱起来,连自己都觉得没感情。原因在于:第一,作为北京人的邓玉华不知道映山红是什么花,长什么样子;第二,她对其中的一句歌词“若要盼得红军来,岭上开遍映山红”没有理解,即为什么说“若要盼得红军来”,就“岭上开遍映山红”,她没有想清楚“盼得红军来”和“开遍映山红”之间的关系,以及这句歌词所要表达的情感。后来,有人告诉他,映山红就是北京人说的杜鹃花。当时,中国美术馆正在展览一幅映山红巨画,邓玉华于是前往观看。站在画作前,她立刻就感受到“漫山映山红”带来的视觉冲击力。她默念着歌词,一边仔细观看,一边用心体会。慢慢地,邓玉华体会到,当映山红开遍满山时,人的情绪就是一种胜利的喜悦,一种期待的兴奋。当有了这样情感体验,邓玉华再唱《映山红》时,就更加充满了准确而丰富的情感。

这个过程,就是情景再现。情景再现“必须通过创作主体的主动进取,其过程大致分为理清头绪、设身处地、触景生情和现身说法”。情景再现是有声语言表达的首要任务和准备阶段,是外部技巧使用的最重要依据。

四、外部技巧:通过内部技巧合理选用

外部技巧是中小学语文教学或朗读指导中经常使用的方法,包括停连、重音、语气和节奏四种。外部技巧也是我们最为熟悉,又最容易被滥用的技巧。这里主要对停连和语气进行简要介绍。

日常教学实践中,教师在学生朗读课文时非常注重向学生强调“停顿”。而不少教师强调的停顿都是短句与短句之间的停顿、整句与整句之间的停顿、段落与段落之间的停顿。甚至有教师向学生传达的停顿方法是:逗号停一拍,句号停两拍,分段停三拍。

这个现象反映出朗读教学中的两个问题。第一,只知道“停顿”这个片面的方法,不知道“停连”这个科学的表达。教师几乎都强调朗读中的“停”,几乎不强调朗读中的“连”。所谓停连,“停”即停顿,“连”即连接。停连就像一扇窗户,既可以开,也可以关;口语表达,既可以停,也可以连。第二,把文字语言中的标点符号作为有声语言停连的唯一依据,没有根据生理的需要和表情达意的需要处理停连。在很多情况下,文字语言的标点符号不能满足有声语言标点的需要。在有声语言表达中,文本中有标点符号的地方,可能停,也可能连;文本中没有标点符号的地方,可能连,也可能停。

例如散文《春》开篇第一句的朗诵停连处理:

盼望着,盼望着,//东风来了,春天的脚步/近了。

首先,我们运用内部技巧,做情景再现,明确人们盼望春天到来的情绪和心情——期待、急切。因而“盼望着,盼望着”之间的逗号就不应该处理为停,而应该处理为连(用连接号表示)。东风到来前、到来后,存在层次分割,该处可处理为较长的停(用//表示)。东风到来之后,是惬意的,感受春天的节奏是舒缓的,因此“春天的脚步近了”中间可设计较短的停(用/表示)。

也就是说,文字语言和有声语言是两个有所区别的语言体系,有声语言表达的停连依据,可以将文字语言中的标点符号当作参考标志,帮助我们了解可能停顿的位置和时间,但最根本的判断方法是运用情景再现,包括语法停连、逻辑停连和感情停连等。

语气,“是思想感情运动状态支配下语句的声音形式,是语言的感情色彩、分量和声音形式的综合体现”。语气必须服从文本的基调、语义和内涵情感,做到表里一致。

例如《江姐,江姐》(节选):

老虎凳、吊索、钢鞭、撬杠……那么多刑具在你身上,逼出了你的血,逼出了你的肉,唯独没有逼出一丝有用的情报。

“你们可以打断我的手,杀我的头,要组织是没有的。”

鞭子一记一记抽在你身上,竹签一根一根插进你手指。

文段中有一句江姐的直接引语:“你们可以打断我的手,杀我的头,要组织是没有的。”不少朗诵者在朗诵这句话的时候,主观地认为革命者面对敌人,总要横眉冷对,大义凛然,于是采用铿锵有力的语气来表达这句话,以体现共产党人的意志是钢铁铸成的。但如果我们先做情景再现,联系上下文进行整体理解,就能明确江姐是在受刑之后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说出的这句话,其语气可以刚毅,但一定是虚弱中透着的坚韧。

影响有声语言表达效果的因素,包括科学的发声方法、规范的语音面貌、合理的技巧使用等方面。我们利用“内三”(情景再现、对象感、内在语)和“外四”(停连、重音、语气、节奏)的基本技巧进行有声语言表达训练,可以较好地提升有声语言表达的能力,夯实朗诵和演讲的语言基础。

(重庆市教委关工委读书活动指导团 林雪涛)
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