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谢您,亲爱的老师

 

方雨欣 | 湖北省黄州区第一中学 指导老师:程达
 
    “ 回家后记得让父母给我打个电话。”
    伴着这声响起,眼见它又迅速湮灭在浓浓夜色之中。昏暗灯光下,我尚且只来得及匆匆瞥过她重重按在眉角的手指,便带着满心的不耐与难以理解,逃也似地离开了这使我难受的地方,有疲惫目光跟随,我没有回头。
    仿佛本就该如此。
    第一次见面,她就是不为我所喜欢的。当时年龄尚小,好与坏的界限亦模糊不清。只那时时刻刻紧抿的唇角,严厉的眼神就足以使我心惊胆战----更何况在初次相处之时,她就以实际行动给了我们一个无声的警告。将一个调皮的男生骂得体无完肤,这几乎成为我一见到她就躲闪的原因。
   “放学留校,来我办公室。”直到某一天下午,她忽然这样对我说。当时我的心一下子悬起来了,无声地咽了口唾沫。真恨不得时光停滞掉,但无论我内心如何挣扎、忐忑,放学铃还是按时响起。我磨磨蹭蹭背好书包,感受到同学同情的目光,敲开了办公室的门。那模样,就仿佛下一秒有什么不知名的怪兽将我生吞了一般。
   “老师……”细若蚊蝇的声音,我不甘且小心翼翼道,这才见她抬起头,拿出一本作业,招手示意我坐下。我愣愣望了一眼那作业上分外明显的几个红叉,内心不安感更甚,却同时生出一种强烈的抵触心理:为什么偏要找我?我错得又不多……不满和难以理解顿时占据我当时的小小心灵。依稀记得她似乎在认真地为我讲解。我装作认真的样子,实则漫不经心。眼见天色渐晚,学校师生亦所剩无几,心中不耐烦更甚,简直想夺门而出。我焦躁地转了转脚尖,目光游移到她一直在写作的手上,忽然出了神----那手微白皙,纹路有些粗糙,而在那手背上,有一个黑色清晰的墨点,那应该是笔尖刺入皮肤后造成的。转念一想,是否彼时哪日哪刻,她伏案这般,身旁是我这样的学生,无意注意到的呢?猜疑一闪而过,我听见她沙哑且略带疲惫的声音响起:“回家自己再落实一下,还有,到家了记得让父母给我打个电话。”
    多年之后静思于桌前,脑海中忽然浮现那双眸子中略带的疲惫,细心叮咛的话语中一股无法忽略的关心,鼻腔不自觉酸涩,亦想到:年幼不懂事之时的怨怼,难以理解她的用心,一味只知抱怨与烦闷,殊不知,那注视我远走的目光里,包含了多少担忧与期望?
    ----电话后来亦没有打罢,记忆早已模糊不清。多年之后偶然见到她,惊觉她的面容已逐渐显现时光划过的痕迹,她在年复一年黯淡下去。这些似乎并不重要。心中一道微光闪现,我怔怔地望着她的背影,一如记忆中那道满含关怀的视线,只想走上去,轻轻道一句:“谢谢您,我亲爱的老师。”